猴哥的卷耳

【楼台】三十题之 自由意识/决定论

【哨兵向导设定】
【架空背景,有私设,可能有轻度OOC】
【开放式结局?】
慎入!!!
注意辣慎入!!!
第一次写同人,写得不太好所以慎入!!!

拖稿了这么久非常抱歉,对不起凉凉和后面发题的妹子。
嗯还有感谢芹菜。

哨兵向导设定(详细可问度娘):

        哨兵是五感极度敏锐,战斗力远高于普通人的人群。精神向导一般为猛兽、猛禽类的掠食动物。哨兵的能力越强,感知过载的可能性就越大,精神力越不稳定。白噪音(水流声等)可帮助隔绝外界对哨兵的噪音刺激。

        向导是共感力较强,能够感受他人情绪,并安抚哨兵暴躁情绪的人。可将哨兵带离神游状态。共感力强的向导,甚至可以对他人的思维进行影响。精神向导多为温和的素食或杂食动物。

        哨兵和向导地位平等,不过哨兵向导的地位和待遇都高于普通人。哨兵和向导一旦经过确定,必须在“塔”登记,然后在16岁时必须送入“塔”受训三年,受训完成后服役五年,服役地点可以是军队或者公会。

       

        躺在床上的明台意识到自己病了。

       
        尽管那阵摇滚乐还在明台的脑子里翻滚、嘶吼,撞
击着他每一根紧张脆弱的神经,模糊了他的感官,但额头上发丝的温度的细微上升,自己呼吸比平时更絮乱的节奏和更烫的热度都显而易见地向身为哨兵的明台摆明了这个事实。何况他是“塔”内新一代哨兵中的佼佼者,不仅在哨兵最强者“毒蜂”王天风的手下毕业,还获得了这个有“疯子”称谓的王教官的认可。他不仅仅是病了,而且还在发热。毕竟他刚刚冒雨去了一个酒吧,带着他因为任务造成的感冒和精神疲乏。

      
       “都要怪那该死的rock,”明台迷迷糊糊地想“还有今天晚上的大雨。”因为雨声,他疏忽了,居然在打开酒吧的门之前都没注意到里面有个重金属乐队,以及不知道因为酒吧的什么活动在雨夜也聚集起来的嘈杂的人群。这简直是对他哨兵身份和以往所受到训练的侮辱。那一瞬间所有浓度不同的酒精气味、不同成份的化妆品气味、不同衣物面料的气味、不同人的体味、不同波长的光线、不同轻重的脚步声,以及对他来说简直是灾难的重金属音乐都向他扑来。他差点以为自己被电击了。
      
      
        虽然之后他为了不给自己的哨兵身份丢脸,尽力回到了明公馆,倒在自己被白噪音围绕的房间的床上,但已接近感知过载,连精神表针都似乎有失控倾向。在任务的遗留影响和伴着酒吧里的重金属音乐的夜雨的作用下,再强大的哨兵也很难保证不让自己的感冒加重。
只是身为向导的明镜出乎明台的意料去苏州查货了,明镜虽然不算太强的向导,与明台的相容性也不高,但属于少数让明台愿意开放自己的精神壁垒的向导。而明台能够在“塔”服役期间申请回明公馆以及出现他房间里的白噪音装置,据他所打听到的消息,似乎都与明公馆的向导出面有关。大姐明镜一向最宠他了,哪怕他身上并没有明家的血统。因而明台对她的充满信任,使得她的精神触稍能不太费力进入明台的精神空间,偶尔帮助明台调整五感。

       
        但现在的状况就算大姐回来了也很难控制住了,相容性和精神力量的限制下,明镜很难做到帮助明台调整脱离控制的精神表针。明台的精神向导,那只趴在地板上稍显烦躁的美洲豹,在明台毕业后极少见地又发出了低声的嘶吼。而明台一边在忍受着越来越剧烈的衣服面料、自己的呼吸声甚至心跳声对自己造成的痛苦的同时,不断尝试稳定住自己的像挣脱了绳索的凶兽一样的精神表针;一边试图思考自己打电话给曼丽然后得救的可能性与自己感知过载后陷入狂躁最后年纪轻轻失感的可能性哪个更高。

       
        曼丽是明台在受训时期以及现在服役时的生死搭档,一个不仅外表可人,而且战斗力也相当好看,精神力量可以击溃实力不够的哨兵的女性向导,与明台的相容度也不错。在受训期间成功拉回过明台失控的精神表盘,也发现过明台精神空间里似乎对所有人都封闭的,被层层障碍包围的角落。她第一次承认输给明台,就是因为她无法用精神触稍突破那个角落。那是明台自己都不愿触碰的秘密,也是几次考验中使明台能尽全力保护住自己精神空间,以及他多次抵制向导信息素的凭借。他拒绝与曼丽或者“塔”内为他安排的其他向导结合的缘由。

       
        也是他反抗一个决定论者对他生活安排的最成功又是最失败的做法。

      
        明台对决定论会产生痛恨,除了因为他是自由意识和非宿命论的推崇者,更源于他的大哥明楼。也就是那个从小对他管教严格、暗地里几乎安排好了他的未来所有步伐,甚至让他发现连他偷听了明楼在书房打的电话后一气之下提前跟着王教官进入“塔”的“意外”也是其步步安排过的明楼(不过明台会发现他的安排并在任务后申请回家,又因为发现明公馆里只有阿香在,想算账的人却不知为什么还在上班后,冲动到几乎作死地第一次冒雨去酒吧导致发烧和引发过载的事肯定在他安排之外)即使明台作为哨兵觉醒后,常常依靠出色的听觉与嗅觉了解明楼的所作所为来“为反抗明楼试图拴着他的行为准备”,他还是不可避免地走着了这个老辣的决定论的支持者为他铺好的路线。

       
        明台的性格不可能让他真的认输给决定论,但他的反抗除了凭借大姐让明楼吃点小亏(可能明楼还不太在意)之外,也只有一件从他觉醒开始就一直隐藏在精神空间中最牢固的角落的事。
      
       
        喜欢上一个安排了他人生大部分轨迹,却一定不会安排他喜欢自己的人,难道不算一种最成功又最失败的反抗行为吗?

       
        明台从不敢言明他的这次反抗,怕沾到一点光就会输得一败涂地。然而出于对自己“半条命”的信任与团队考量,他还是向在黑暗同行的曼丽透露过。曼丽的确是个少有的相当优秀搭档,不仅领会了他的感受,还帮明台挡住了一批蠢蠢欲动的向导。但女人似乎在某些方面更为冷静。她提醒过明台:“就算哨兵可以和普通人结合,但你总会需要一个向导。毕竟能力越强,将要面临的危险越大。何况以你的成绩,“塔”不会放任你不选择向导结合的,因为或许你只是还没遇到一个与你绝对相容的‘灵魂伴侣’。最重要的是,你无法决定你那作为普通人的心上人的想法。”曼丽表现出了像过去数次一样比明台所知更多而产生的沉重。

       
        明台心疼曼丽的沉重,同时也将精神空间里的那个角落掩盖得更好。以至于现在,明台的精神空间都有崩溃的趋势,产生的痛苦让他宁愿自己快点去死,但那个角落还维持着固若金汤的精神屏障。

       
        如果连这里的屏障都消失了,明台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撑不下去了。至于最后是醒来发现自己五感全失还是再没醒来,也算自己彻底藏好了一个秘密,并且绝对打破了明楼对他的所有安排。“这样至少也算我赢了一次嘛。”明台在痛苦中残存的意识仿佛在和他自己开着玩笑。

       
        在老天一次一次地给他开他玩不起的玩笑时,除了让自己笑出来,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

       
        最后的屏障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层的精神触稍包裹上来,修补所有崩溃的精神壁垒,明台濒临崩溃的精神空间对那些精神触稍居然没有任何抵抗,更没有攻击意识。得救的哨兵察觉到有微冷的东西贴在他额头的皮肤上,有些不算舒服地刺激了他的触感,但不断进入他精神空间的,来自所接触的人的精神触稍,在不停地拉住他像受惊的林兽的表针,使他缓和下来。明台勉强睁开眼睛,隐约看到了昏暗的房间里一只庞大的犬科动物的影子,类似群狼之首。是一只明台从未见过的强大向导的精神向导。他隐约发觉自己的精神向导完全不排斥那只带着危险感的精神向导的接近。而同时他的精神空间里,那些精神触稍逐渐拉住了精神表盘上的指针,开始拉回正轨,同时又高效地按步弥补着明台精神壁垒上的缺陷与破损。

       
        明台完全放松下来,合上眼,任凭沉重得像水银一样的倦意漫过自己。他的精神空间彻底对那个未知的向导开放了,而且他无法提起任何的警惕与疑惑感。那些灵敏且强韧有力的精神触稍给他一种诡异的熟悉感和亲切感。好像来自他觉醒时那一次可以与这次相媲美的感知过载……明台的记忆不能再往前回溯了。不断修复的精神壁垒使得痛感与不适逐渐消散,他安心地沉入了睡眠。

       
        在明台熟睡过去后多时,明楼终于完成了他所有工作,他走出明台的房间,带上门了,终于摘下带着雨珠痕迹的眼镜开始擦拭,并招呼等在门外有些焦虑的阿香:“没事了,去煮点白粥。以后遇到这种情况及早给我打电话,不管接电话的人说我有什么事,都让他把电话给我。”在阿香应下,转身下楼去厨房的时候,明家的大少爷又开口了:“算了,以后只要小少爷回家,就记得通知我。”阿香再次点头后,匆忙下了楼。她当然无法看见,一只皮毛灰白的体型巨大的草原狼正蹲坐在大少爷明楼的脚边,盯着站在房间门口擦眼镜,还考虑着需不需要给房间里的哨兵再进行一次暗示遗忘的向导。

        
        和五年前近乎一模一样。

fin.

其实是向哨文辣_(:з」∠)_

今天官方发糖简直,炸得不行。“蔺公子就在台下。”蔺苏一点也不冷(「・ω・)「太太们不来个小甜饼嘛【来自常年围观菌】


P.S.截图来自群内同好发的gif.因为匿名不知道是谁,群号 489278059